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 浪漫愛情 > 正文

《俏總裁的極品狂兵》余飛蘭欣欣完結版精彩試讀

gooryergooryer 2019-06-18 16:58:18 11

《俏總裁的極品狂兵》已上架微信公眾號:楊梅文學,關注后回復:俏總裁的極品狂兵 或者書號:18392 即可閱讀全文

俏總裁的極品狂兵

俏總裁的極品狂兵

分類:浪漫愛情主角:余飛蘭欣欣

《俏總裁的極品狂兵》小說簡介

獨家完整版小說《俏總裁的極品狂兵》由辰鵬最新寫的一本都市風格的小說,主角余飛蘭欣欣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梁正武剛到外面,便有一高一矮兩個推著小推車的男子沖過來。“老板,要推行李嗎?二十塊。”高個男子首先沖到梁正武跟前。“老板,我只要十塊。”矮個男人緊接著沖上來,價格直接降了一半。“草尼瑪的,你什么意思?...

《俏總裁的極品狂兵》 第17章第十七章機場截殺 免費試讀

梁正武剛到外面,便有一高一矮兩個推著小推車的男子沖過來。

“老板,要推行李嗎?二十塊。”高個男子首先沖到梁正武跟前。

“老板,我只要十塊。”矮個男人緊接著沖上來,價格直接降了一半。

“草尼瑪的,你什么意思?”高個男子火了:“搶生意也不帶這么搶的,你特么懂不懂規矩?”

“規矩個屁,老子就出得起這個價格,怎地?”矮個男人爭鋒相對。

“哎,兩位,都別吵,我不需要你們幫忙,謝了。”梁正武插話道。

這話不說還好,一說高個男人暴怒,指著矮個男人咆哮:“都特么怪你,黃了老子的生意,我特么**娘的!”

高個男子一言不合就動手,當場就撲上去大打出手。

“麻痹,關我鳥事,是人家老板不愿意,要打架是吧,誰怕誰啊?”矮個男人“刷”地從身上抽出一把閃亮的匕首。

看到匕首,高個男人趕緊跳開,怒吼道:“你以為就你有刀嗎,誰特么怕誰啊?”說完,他也從**后面抽出一把閃著寒光的匕首。

看到這里干架,刀子都亮出來了,周圍立即圍了一大圈看熱鬧的人。

“哎哎,兩位兄弟,別沖動,快把刀子放下。”梁正武急忙上前勸架。

“你別管,我特么今天要宰了他!”高個男子怒吼著,手中的匕首兇猛地刺出。

“老子先宰了你!”矮個男子毫不示弱,同樣吼叫著刺出手中的匕首。

然而,在眾人的驚叫聲中,兩人的匕首突然轉了方向,兩把匕首幾乎是同時刺入了梁正武的腹部,血水“嘩”一下洶涌而出。

全場震驚,怎么回事?

“呃……,你們……!”梁正武驚詫地瞪著兩人:“你們……。”

兩人對視了一眼,相互露出一絲獰笑后,同時抽出匕首,血花跟著飛濺而出。

梁正武臉色慘白,捂著肚子轟然倒下。

“都特么讓開!”放翻梁正武后,兩人揮舞著血淋淋的匕首,沖著擋路的人兇狠大吼。

圍觀的人驚叫著紛紛散開,瞬間讓出一條大道。

“走。”兩人朝外面拔足狂奔,眼看就要逃之夭夭,突然,一個挺拔的身影從前面閃出來,擋住他們的去路。

“滾開!”沖在前面的高個子二話不說,將血淋淋的匕首直接捅了出去,嚇得周圍人又是驚叫連連。

然而,他的速度相對那個突然出現的身影來說太慢了,人家看都沒看那匕首一眼,雙手左右開弓,迅疾無比的速度抓住兩人的頭發,兩顆腦袋“砰”的一下來了一個大對碰。

“嗡”的一聲,兩人如遭雷擊,腦袋瞬間陷入混沌狀態,雙眼直冒星星,晃了一下后,“撲通,撲通”兩聲響,兩人倒在地上,昏死過去。

“**,好厲害!牛鼻啊!”圍觀眾人看到這一幕,紛紛驚嘆鼓掌。

這個人不是別人,正是余飛。

余飛快速沖到梁正武跟前,大聲道:“大家讓讓,這個人必須馬上送醫院。”

“對對,大家讓開讓開,給英雄讓路。”周圍人喊叫著,紛紛讓道。

余飛抱起梁正武,沖著周圍的人道:“我的車在外面,這兩個兇手誰幫忙搬進車里,我送派出所處理。”

“我來,我來。”立即有熱心人沖上去,七手八腳地將兩個兇手抬起,跟在余飛的后面直奔停車場。

余飛將梁正武放副駕駛座,兩個兇手扔進后座里,謝了那幾個幫忙的人后,開著車子疾駛而去。

車子開出一段距離,遠離機場后,余飛瞅了一眼副駕駛座上梁正武的“尸體”,哼道:“老狐貍,好了,別裝了。”

話音一落,詭異的事情發生了,梁正武的“尸體”動了。

“咳咳。”梁正武咳出兩聲,挪動著坐正身體,嘴里罵道:“王八蛋,太囂張了,大白天竟真敢對老子下殺手,幸好我早有準備!”

梁正武一邊罵著,一邊脫外套,里面原來捆著一個水囊腰帶,水囊里裝有鮮紅如血的液體。

“這么熱的天,你穿這么厚,也夠難為你的啊。”余飛嘆道。

梁正武知道這小子在挖苦他,苦笑道:“你以為我想嗎,以防萬一而已,沒想到他們真敢對老子下殺手。”

梁正武豁然一咬牙,眼里射出一道鋒銳的寒光:“太囂張了!”

“這幫人的確很囂張的,不過他們想殺你這只老狐貍,哪有那么容易,貓有九條命,你可是有十條命。”余飛笑著道:“哎,這次用的是什么顏料啊,很真實,血腥味很濃。”

“這是豬血,不是什么顏料。”梁正武將水囊解下來,扔在腳下。

“你還真是費了一番心思啊,看這情況,云州的情況比想象中的復雜和嚴重。”余飛臉色嚴肅起來。

梁正武也嚴肅地點點頭:“是啊,他們都敢直接對我下殺手,可見對手的囂張程度。天狼,這次咱們有一場硬仗了,你也要多加小心。”

“我就不用你操心了,還是多操心下自己吧。”余飛表現得很淡然:“對了,你到云州市,只通知我一個人嗎?”

“對,而且是在飛機即將到達的半個小時前通知的。”梁正武回答。

余飛眉頭一擰:“既然做地這么嚴密,為什么你一下飛機,后面這兩**就找到你,直接對你截殺?”

“呼。”梁正武吐出一口氣,靠在座椅上,神色凝重起來:“還真應了我之前的猜測,我們的對手在燕京有眼線。”

說完這句,他朝余飛贊道:“幸好今天是你來,要不然,后面這兩個**還不一定能夠這么輕松抓到,有了這兩個家伙,怎么也得從他們嘴里掏出些東西來。”

余飛面無表情,對這種沒營養的夸贊,他早麻木了。

他正想說什么,身上的手機急促地響起來。

余飛只好單手握方向盤,一只手拿出手機一看,是蘭欣欣的電話號碼。

“哎,你開車不許接電話啊。”梁正武鄭重提醒。

余飛根本不給他面子,理都懶得理會,接通電話后,按免提放在旁邊。

“喂,欣欣,有事嗎?”

然而,電話里的回答卻是蘭欣欣悲痛無助的哭聲,這讓余飛大惑不解,這是怎么了?

“余飛哥,你在哪啊,嗚嗚……,你快來醫院啊……,嗚,太慘了啊……。”電話里的蘭欣欣哭得稀里嘩啦,說話都是含糊不清。

“欣欣,怎么了,發生什么事了?”余飛急問,心里隱隱涌起一絲不安:“你住院了?別哭,到底什么情況?”

“不是我,是老爹和姜媽,你快來啊……,他們可能,可能快不行了……。”蘭欣欣大哭。

“什么?”余飛猛地一顫:“老爹和姜媽怎么了,早上出門的時候好好的啊?”

“別問了,你來就知道了,快啊……,在第一人民醫院!”蘭欣欣哭著大聲催促。

“好,我馬上到。”余飛猛地一甩方向盤,腳下油門狠狠踩下,車子朝醫院的方向飛奔而去。

熱門文章
新快3是哪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