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 古代言情 > 正文

俏總裁的極品狂兵余飛蘭欣欣小說完整篇在線閱讀

gooryergooryer 2019-06-18 16:58:18 20

《俏總裁的極品狂兵》已上架微信公眾號:楊梅文學,關注后回復:俏總裁的極品狂兵 或者書號:18392 即可閱讀全文

俏總裁的極品狂兵

俏總裁的極品狂兵

分類:古代言情主角:余飛蘭欣欣

《俏總裁的極品狂兵》小說簡介

小說主人公是余飛蘭欣欣的小說叫做《俏總裁的極品狂兵》,它的作者是辰鵬所編寫的都市類型的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了:“老爹,這,這就是你們住的家?咱們以前的家呢?”余飛單手背著老爹,一只手提著行李,看著眼前一片荒野上,幾根樹架子和幾塊木板拼湊起來的房子,驚訝的差點說不出話來。簡直難以置信,這是家嗎?以前的家雖然也不...

《俏總裁的極品狂兵》 第3章第三章家庭變故 免費試讀

“老爹,這,這就是你們住的家?咱們以前的家呢?”

余飛單手背著老爹,一只手提著行李,看著眼前一片荒野上,幾根樹架子和幾塊木板拼湊起來的房子,驚訝的差點說不出話來。簡直難以置信,這是家嗎?

以前的家雖然也不算很好,但怎么說也磚木結構的小磚房啊,幾年不見,怎么變成這副模樣了,而且還居住在這遠離城市的邊緣地帶。

“小飛,這就是咱們現在的家了,以前的家……,已經,沒,沒了啊。”老爹的聲音苦澀中帶著哽咽。

余飛渾身震顫,可以想象,家里肯定發生了巨大的變故。

“老頭子,你回來了嗎?”突然,屋子里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。

余飛心頭一顫,那是姜媽的聲音。

“老頭子,你和誰說話呢,是誰來了啊?”顫抖的聲音中,一個蒼老的婦人雙手摸索著,一步步走出來,婦人的雙眼竟然瞎了。

“姜媽。”余飛大喊一聲,淚水再次模糊了雙眼,姜媽的眼睛不是好好的嗎,怎么瞎了。

婦人聽到余飛的喊聲,消瘦單薄的身軀先是一僵,下一刻,她不顧一切地撲了上來。

“小飛,是小飛的聲音。小飛,是你回來了嗎,你在哪,在哪啊?”姜媽跌跌撞撞地沖進雨霧中。

“姜媽,我在這里。”余飛丟下行禮,背著老爹疾奔過去,一把抱住了那個消瘦的人影。

“小飛啊,你終于回來了啊!”婦人失聲痛哭,背上的老爹被感染,也哭得淚水橫流。

余飛再一次被淚水模糊了雙眼,這一生的淚水,都沒有今天的多。

“老婆子,別哭了,快進屋再說。”老爹嗚咽著道。

姜媽醒悟過來:“對對對,進屋,進屋。”

屋子太矮小,余飛背著老爹進去的時候都得彎下腰。

里面很簡陋,說是房子,其實說是一個木棚更貼切些。

整個木棚中間用木板隔開,一邊是廚房,一邊是臥房。里面亂七八糟,連一張椅子一張凳子都沒有,人進來都不知道坐哪里。

余飛眉頭擰成了一團,這是人住的地方嗎?

還有,家里怎么只有兩位老人。

“老爹,姜媽,強子和小慧呢?”余飛將老爹放在一塊還算干凈的木板上后,忍不住問。

強子叫周強,老爹和姜媽的親兒子;小慧叫周慧,二老的親女兒。

算起來,周強今年也應該是十八九歲的大小伙子了,周慧年紀比較小,現在是讀高中的年紀。

余飛不問起這兩人還好,一問起來,二老悲從心頭起,姜媽又忍不住哭了,老爹長長的哀嘆一聲,眼淚再次奪眶而出。

“怎么回事?”看到二老這樣子,余飛緊急追問。

然而,二老還沒來得及回答,外面傳來汽車疾沖而來的轟鳴聲,接著便是刺耳的剎車聲。

“周朝勝,今天最后的期限到了,你個老東西,再拿不出錢來,老子把你這個破棚子一把火燒了!”

一聲囂張跋扈的聲音在外面炸響,嚇得里面的二老猛地顫抖起來,臉色瞬間一片慘白,無助的眼神里,盡是驚恐和絕望。

“又是這幫天殺的,天哪,這是把我們往絕路上逼啊,老頭子,沒法活了啊!”姜媽痛哭流涕,撕心裂肺。

“王八蛋,我跟他們拼了!”老爹雙眼猛然瞪圓,從胸腔里發出一聲怒吼,手在地上亂摸,抓到一把柴刀,就要爬出去。

余飛急忙將老爹攔住:“老爹,姜媽,別擔心,有我在呢。我回來了,一切有我,你們不用擔心。”

余飛握住老爹的手,鏗鏘有力的聲音道。

老爹猛然一震,一雙老眼看著余飛,百感交集:“對,小飛回來,不怕,我們不怕了。”

“是的老爹,我們不怕了。”余飛用力點頭:“你們在這里等著,我去去就來。”

說完,余飛放開老爹的手,一閃身沖出了木棚,沖進外面的雨霧中。

外面,雨霧中,停著三輛城市SUV,車上下來十多個人,每個人都是一手打著雨傘,一手拿著木棍。

瞧他們那染得五顏六色的頭發和流里流氣的囂張樣子,就知道這幫家伙是一群混混。

領頭的是一個二十多歲的男青年,披著一頭長發,嘴里叼著煙,一身名牌西裝,還系著領帶,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樣。

他雙手插在褲兜站在最前面,后面有一人給他撐傘。

這人余飛認識,叫馬龍,以前同住三角井區,算是一個片區的人,兩人小時后玩耍時,還干過架。

雖然馬龍年長余飛幾歲,但是當初還是被余飛給暴揍了,使得這家伙一直耿耿于懷。

今天突然看到余飛出來,不由得猛地愣住,驚訝地問出一聲:“余飛?”

余飛也很意外,沒想到將老爹一家逼到這步田地的人竟然是這個**。

“癩頭,好久不見。”余飛冷冷地吐出一句話。

癩頭是馬龍的外號,小時后這家伙腦袋長滿癩子,因而得名,這也是他現在留著長發的原因,為了掩蓋他腦袋上的癩子。

這個外號自從他“飛黃騰達”之后,很多年沒誰敢叫了,今天是第一次聽人叫。

“王八蛋,你特么找死,敢叫這么叫我們龍哥!”馬龍身后的一小弟怒吼,手上揮舞著木棒就要沖上去,被馬龍攔住。

“退下。”馬龍喝退要沖上去的小弟,自個叼著煙朝余飛走上前一步,表情似笑非笑地道:“余飛,你不是去當兵了嗎,回來了?”

“對,剛回來。”余飛淡漠的聲音回答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馬龍仰頭大笑:“回來好,回來好啊,哈哈……,正愁不知找誰要錢呢,你既然來了,這錢自然就找你要了。”

余飛臉色一沉,冰冷的目光盯著他問:“我欠你錢嗎?”

“呵,周朝勝家欠的錢就是你欠的,當然,這事咱們等下說,在此之前,咱們得算一下以前的老賬。”說完這句,馬龍狠狠地吸了兩口嘴里的香煙,然后伸手將香煙取下來摔在地上,腳尖踩在煙頭上猛地一旋,煙頭便在泥水里變成了碎末。

那狠勁,好像他踩的不是煙頭,是他的仇人。

“老賬?”余飛劍眉一豎。

馬龍沒有回答,直接用手扒開左邊耳朵的長發,那里,一條長長的疤痕清晰可見。

余飛明白了,那條疤痕正是當初他給馬龍留下的紀念,用鋒利的石頭刮出來的。

馬龍這是想報昔日之仇了。

“余飛,還記得這條疤嗎?”馬龍惡狠狠地瞪著余飛,咬牙切齒地喝問。

余飛淡淡一笑:“當然記得,那不是當初你偷看人家女生上廁所,被我揍的嗎。”

“閉嘴!”馬龍憤怒咆哮,這是他的丑事,怎么能當著他的小弟說出來。

“余飛!”馬龍又是一聲大吼,面目猙獰地道:“你特么少囂張,我承認你很能打,老子干不過你,但老子身后有這么多兄弟,你能打幾個?”

余飛掃了馬龍身后十多個殺氣騰騰的混混一眼,道:“癩頭,這些年混得不錯啊,都當大哥了。”

“哼。”馬龍得意冷哼:“少特么廢話,是你自己動手,還是讓我的兄弟幫你動手?”

“我沒有自己動手的習慣。”余飛淡然回答。

“草尼瑪,你想死老子成全你!”馬龍目露兇光,一聲怒喝:“兄弟們,給我上,廢了他!”

“是!”身后,一幫混混們早就想出手了,這會得到命令,當即吼叫著,扔掉雨傘,揮舞著手里的木棒,踐踏著腳下的泥水,朝著余飛兇猛地殺去。

熱門文章
新快3是哪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