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 古代言情 > 正文

《俏總裁的極品狂兵》完結版精彩試讀 《俏總裁的極品狂兵》最新章節列表

gooryergooryer 2019-06-18 16:58:46 12

《俏總裁的極品狂兵》已上架微信公眾號:楊梅文學,關注后回復:俏總裁的極品狂兵 或者書號:18392 即可閱讀全文

俏總裁的極品狂兵

俏總裁的極品狂兵

分類:古代言情主角:余飛蘭欣欣

《俏總裁的極品狂兵》小說簡介

主角叫余飛蘭欣欣的小說是《俏總裁的極品狂兵》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辰鵬創作的都市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了:“家里出事了是嗎?快走!先去醫院!”梁正武似乎比余飛還急,這倒是讓余飛稍稍有些感動。“你不能跟我去醫院。”余飛現在多少了解了云州形勢的復雜和敵人的奸詐兇狠,所以為了不暴露目標,他一邊開車,一邊嚴肅地道...

《俏總裁的極品狂兵》 第18章第十八章余飛的殺意 免費試讀

“家里出事了是嗎?快走!先去醫院!”梁正武似乎比余飛還急,這倒是讓余飛稍稍有些感動。

“你不能跟我去醫院。”余飛現在多少了解了云州形勢的復雜和敵人的奸詐兇狠,所以為了不暴露目標,他一邊開車,一邊嚴肅地道:“我把車開到醫院門口下車,你自己押著這兩人去警局。”

梁正武沉思片刻,也不多說,點頭道:“好,有什么困難及時給我電話。”

“嗯。”余飛應了一聲,腳下油門一踩到底,車子轟鳴著如離弦之箭,橫沖直撞地飛了出去,嚇得過往車輛驚呼連連。

好在余飛是云州人,知道第一醫院所在地,所以沒走什么彎路,一路瘋狂疾奔后很快到了醫院門口。

沒等車子停穩,他就一腳踹開車門,如一道颶風般沖出去,在路人驚訝的目光中,以幾乎難以置信的速度沖進醫院,這可比奧運跑步冠軍牛太多了。

醫院,搶救室門口,蘭欣欣焦急地等待著,一邊是等搶救室里正在搶救的人,一邊是等余飛。

今天是周六,她休息不用上班,于是就想著去看望余飛一家。

可當她到余飛家時,看到了她終生都無法忘記的一幕。太慘了,慘得當場就將她嚇傻,最后反應過來時才趕緊叫救護車,現在二老都在急救室里搶救著。

“欣欣,怎么回事?”這時,余飛終于急匆匆而來。

“余飛哥!”蘭欣欣看到余飛終于出現,一時控制不住,“哇”一聲哭開了。

余飛幾步沖到蘭欣欣跟前,一把抓住她的雙肩,急問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“嗚嗚……,你們的新家被人砸了,老爹和姜媽被人打得面目全非,快不行了啊……,嗚哇……。”蘭欣欣一邊哭,一邊說著剛才自己見到的可怕場景。

余飛猛然攥緊拳頭,眼里殺氣爆射,整個人釋放出來的寒氣連周圍空氣的溫度都降了幾分。

誰會對老爹和姜媽下這樣的毒手?

不用多問,這事肯定和馬龍有關,因為余飛一回來得罪的就是馬龍。

他小看馬龍了,沒想到這么短時間里,這幫孫子就找到自己的新家,展開了瘋狂的報復。

當然,報復不只他馬龍一個人會。

“欣欣,麻煩你在這里守著,我去去就來。”余飛帶著滔天的殺氣,轉身就要走。

蘭欣欣一把將他拉住,哭著道:“余飛哥,我知道你要去找那些**報仇,但現在你必須守在這里,萬一老爹和姜媽有過什么三長兩短,他們想見你最后一面……。”后面的話她說不下去了,因為她不希望有那個萬一。

余飛停住腳步,想想蘭欣欣的話有道理,于是強壓下心中的憤怒,和蘭欣欣一起守在急救室門口。

十分鐘后,急救室的門推開,余飛和蘭欣欣飛快站起來,緊張地看向從里面推出來的人,生怕那個“萬一”的情況出現。

出來的是老爹,姜媽還在急救室里。

“老爹。”余飛幾步沖上去。

一個醫生攔住他問:“你是患者家屬嗎?”

“我是他兒子,這是我老爹,醫生,我老爹沒事吧?”余飛緊張地問,他這一生,很少有這么緊張過。

“這位老人家經過我們林主任的搶救,已經搶救過來了。”醫生回道。

余飛松了一口氣,感激地道:“謝謝醫生。”

“不用謝,要謝等下你謝我們林主任吧,要不是她啊,你老爹的情況可就真危險了。”醫生接話道,突然話鋒一轉,臉色變得凝重起來:“不過,另一位老人家可就有些嚴重了,腦部被嚴重燒傷,恐怕……。”

余飛的心瞬間又緊張起來,懇求的語氣道:“醫生,求你們一定要救活她老人家,求你們了。”

余飛的聲音有些哽咽,鐵骨錚錚的鐵血戰士,第一次求人。

醫生安慰道:“放心吧,我們林主任正在搶救,她可是部隊醫院轉業來的手術專家,相信她一定會有辦法的。不過你也要做好心理準備,畢竟傷得太重了,萬一……。”

這醫生也不敢把話說滿,事先打一下預防針,讓家屬有個心里準備。

“我懂,謝謝醫生了。”余飛感激地道,隨即便跟著幾個醫生,將老爹推進一個單人間病房。

病床上,醫生都走后,老爹抓住余飛的手,雖然臉上和眼睛都纏著紗布,但依然擋不住他的老淚縱橫。

“飛,小飛……。”老爹努力地張開嘴,喉嚨里發出沙啞的聲音。

“老爹,我在,我在呢。”余飛忍著心中的悲憤,顫抖著聲音回應道:“老爹,告訴我,是誰干的?”

雖然他已經猜到和馬龍有關,但還是要老爹確認一下。

“……馬……龍。”老爹艱難地吐出兩個字。

果然是那個**。

“彪,……彪……哥……。”老爹又說出一個名字。

“彪哥是誰?”余飛急問。

“是,是……。”老爹也說不上來,只是輕輕地搖了搖頭。

“喂,那誰,病人需要多休息,不能說太多的話。”這時,一個醫生走進來提醒道。

“余飛哥,醫生說得對,讓老爹好好休息吧。”旁邊的蘭欣欣附和道。

“好。”余飛點頭,朝老爹道:“老爹,你好好休息。放心,我不會放過他們的,不會,絕對不會。”每一個字吐出,都帶著一絲殺氣。

“病人家屬,誰是病人家屬。”突然,一個醫生急匆匆而來。

余飛急忙迎上去:“醫生,我是。”

“你是病人什么人?”醫生問。

“我是他們的兒子,醫生,怎么了?”余飛好像感覺到了一絲不安。

“你媽媽的情況不容樂觀,這是病危通知書,請簽個字吧。”醫生說著,將病危通知書遞了過去。

余飛心頭一緊,一把將通知書拿過來,仔細地看了三遍,每看一遍,臉色就陰沉一分。

“醫生,姜媽她,就真的沒救了嗎?”旁邊的蘭欣欣又忍不住嗚咽出聲:“求求你們救救她好不好,求你們了。她老人家太苦,太慘了!”

“放心,我們一定盡力的。”醫生回應一聲,朝余飛道:“先生,還有什么問題嗎,沒問題的話,請您簽個字吧。”

“好,我簽。”余飛接過筆,在家屬簽字那一欄簽下了有生以來最沉重兩個字——“余飛”。

熱門文章
新快3是哪的